昨天早上帶承承搭車上台北找candy
看她能不能救救我的頭髮
雖然在電話中已經先跟她形容過了
但還是充滿不安感

也的確當她看到我時
表情充滿了疑惑

坐好位子後
(承承坐旁邊椅子還可以吃東西看電視超爽的)
再詳細的檢查一次
她覺得不可思議
若這個頭在桃園弄就算了
台北的設計師怎會弄成這樣

他把底下最裡面的頭髮也燙彎了
外層的頭髮與最短的頭髮是銜接不上的
大概差了3.4公分

她無法修太多
但至少看起來,是OK的
只是又更短了
她會幫我吹整,但怕的是我自己洗了以後不會吹整
頭髮一樣會炸開
最後真的不行的話,她建議我洗直就會好多了

現在就更像好學生了
凱文回家一看到
也覺得好多了

我跟他說了之後真是失態
講著講著我就哭了

他自己也覺得很好笑,說他又沒有嫌我醜

可是連我自己都無法接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慈的小花園 的頭像
阿慈的小花園

阿足足的小花園

阿慈的小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